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走进武胜 > 武胜文化 > 民俗

喝“刨汤”

时间:2012-09-26  供稿:  编辑:文字供稿 李琴 李云  

 

     川东传统民俗,农家人每年年关将至,家家便会杀头大肥猪,灌香肠、熏腊肉、吹腊排骨,宴请亲朋好友,人称“杀年猪”。 “杀年猪”一来辛劳一年,到隆冬闲暇时节,杀头肥猪,享受享受生活,幸福度过寒冬;二来亲朋好友,你来我往,借机相聚,增进感情;三来展示展示劳动成果,“炫耀炫耀”收获;四来欢欢喜喜准备辞旧岁迎新年。
    “刨汤”,川东民俗称谓。指用刚杀的年猪肉煮来菜肴酬谢杀猪匠人和款待客人的主菜。这,不是一年四季都能吃到的东西,只有到了杀年猪的时候,才能享受到的无尚美味。新鲜的猪血,新鲜的猪肝、新鲜的猪肉,时令的农家蔬菜……香飘四溢,令人垂涎欲滴。
     喝“刨汤”得先杀猪。杀猪是小孩最爱看又最怕看的活。三四个壮汉将一头约300斤的肥猪按倒在杀猪凳上,揪耳朵的揪耳朵,扯尾巴的扯尾巴,抱猪脚的抱猪脚……杀猪匠人,手脚并用,膝盖抵住猪头,左手摁住猪嘴,右手手起刀落。红练一般鲜红的猪血喷薄而出,猪儿的嚎叫声破腔而出,响透院坝,刺透竹林,穿过小院,洒满山坡,在山谷回荡。鸡们的咯咯嗒,狗们的呜汪汪,牛们的哞哞哞,养们的咩咩咩……各种家禽家畜的叫声彼此应和,乡村山谷显得更加欢快起来。对面山梁上干活的农人也受到感染,纷纷放下手中的活,特意赶来看热闹。于是,膘薄膘厚、八折九折的话题愈来愈浓。主人的脸上写满了“骄傲”,一边忙碌,一边自豪地介绍着养猪的经验。
     先前挖好的土灶上,锅里的水早已翻滚,热腾腾的水汽氤氲缭绕,拾掇柴火的女主人黑红的脸膛漾着笑,惬意的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。一旁的汉子们手拿刮刀,甩开膀子忙开了。猪毛在沸水中欢快的旋舞,白漂漂的猪皮渐渐显露出来,不由人不产生鲜美的幻想……很快,剐油、剔骨、剁肉、翻肠……杀猪匠人技术纯熟,一气呵成,精彩不必细说。
     喝“刨汤”开始了。纯甜的罗卜炖排骨,酸辣的泡姜炒猪肝,香脆的木耳炒瘦肉,鲜美的猪血菠菜汤,粉蒸肉、烧白、盐菜回锅肉……满满的一桌。肉,又香又糯;血旺,鲜嫩清爽;盐菜回锅肉口感绵延;粉蒸、烧白浓香厚醇。不由人不胡吃海喝起来。我提醒身边的小姑娘:“注意身材哟!”没想到小姑娘丝毫也不客气,边吃边呜呜着说:“减肥计划暂缓。”我们哈哈大笑。
     酒足饭饱之余,主人就向我们介绍起今天他最拿手的一道菜,我也赶紧洗耳恭听,以资改善自己实在不敢恭维的厨艺。
临别时,农民朋友告诉我们“刨汤”鲜美的秘密:没别的,这猪儿,喂的全是粮食,从来没喂过饲料;菠菜是刚从地里掐的,小葱、萝卜也全是刚拔的,没受过丁点儿污染,仅此而已。
     在回家的路上,冬日的阳光暖暖地照在身上,山村的炊烟还在缭缭升起,年的味道渐渐地浓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