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走进武胜 > 武胜文化 > 人物

高其友:嘉陵江畔的文学骊珠

时间:2013-08-21  供稿:李倩 姚毅 周苍林   编辑:陈志刚  

    “千里嘉陵源头深,青山作伴壮行程。多情更有江上月,一缕清辉值万金。”这是武胜作协主席高其友赞美嘉陵江的一首诗。他生长在嘉陵江边,是嘉陵江水滋养着他,所以他热爱嘉陵江,盛赞嘉陵江。当他作为嘉陵江畔的一颗文学骊珠出现在我们面前时,我们才意外地发现,高其友不仅有着深厚的文学造诣,更是众多文学爱好者心中德高望重的老师。
    敦厚真挚无私,心怀天下社稷,引领文学创作,高其友这颗嘉陵江畔的文学骊珠,文美、身正、心热,当之无愧地坐在了首届广安市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的荣誉席上。

    其文美:创作娴熟功底深厚
    高其友的文学爱好始于少年时代。由于文章出色,中学时他的作文就常被老师当作范文点评。文化大革命前夕,他因家境贫寒,不得不在念完高中一个学期后便辍学回乡务农。远离了学习知识的殿堂,却也使他有幸避开了那场“触及人们灵魂的大革命”。同龄人大多激情飞扬,南下北上大串联,他却常常是闭门谢客,青灯黄卷到五更。这期间,他兼收并蓄,阅读了大量的文学著作。
    他有着惊人的记忆力,凡读过的东西便过目不忘。《水浒传》中一百单八将,他可以从“天魁星呼保义宋江,天罡星玉麒麟卢俊义”,到“地贼星鼓上蚤时迁,地狗星金毛犬段景住”,一个不漏地将他们的星属、绰号、姓名按次序背出。至于唐诗宋词、古典文学名著中的诗词,他多能背诵。“读过的书籍,我连目录都是要背下来的,这让我终身受用。少年时期背过的东西,到现在都忘不了。”如饥似渴地阅读,为他的写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
    1973年4月15日,高其友的处女作、短篇小说《友谊秧》被《四川日报》副刊登出,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。这篇近五千字的短篇小说,填补了武胜多年来无一篇小说上省级报刊的空白。当年8月,一篇有着同样分量的小说《海山大伯》又在川报《宏图》副刊发表。此后,他走上了毕生无悔的创作之路。
    高其友在创作上收获颇丰:上世纪七十年代《四川日报》文艺副刊头条发表他的小说几乎占了整个版面。四川主流报刊对一个普通作者的重视由此可见一斑。进入二十一世纪后,他笔耕不辍,又创作了不少好的小说、报告文学、杂文等文学作品,在《四川文学》等省、市级报刊发表。另外他创作的小品《天若有情》还获文化部“群星奖”及其他多种奖项。这些成绩的取得,使高其友同志被评为“省优秀文学工作组织者”,连续三届被推选为广安市党代表,获得武胜县中青年拔尖人才等殊荣。《亮出正义的旗帜》这本杂文集,系高其友同志多年来所写杂文的首次集结。
    高其友创作领域宽泛,尤其擅长小说、杂文、辞赋及戏剧小品的创作。作品除在省、市级报刊公开发表外,还公开出版了个人作品集《亮出正义的旗帜》。其作品以极为凝练的语言,烘托出深邃的意境和宽广的情蕴,行文简洁犀利,想象奇特新颖,语言质朴明达,刻画细腻真切。无论是谋篇布局,还是遣词造句,都显示出娴熟的艺术功力。《万榕工程碑记》被武胜县人民政府立碑以记之,便是高其友文字功底深厚、严谨为文,广大读者喜闻乐见的有力佐证。

    其身正:品德馨香志向高洁
    经济飞速发展,钱越来越多,房子越换越大,私家车越换越高档……然而,与物质丰腴相对的是,不少人的精神生活却处于一种空虚状态。当别人热衷于炒股、赚钱、买彩票的时候,高其友却矢志不渝地做一个精神家园的守望者。
    “冷眼静心看世界,博文大义写春秋。”数十年来,高其友将这句话铭记于心,淡名泊利,甘于寂寞,观察生活细致、客观、冷静,从事创作严肃、理智、热情。
    1977年12月,高其友迎来了人生的重要时刻,他参加了恢复高考的第一场考试,榜上有名。毕业后,他分回县里一所乡初中任教,从教不到三个月便被调往县文化馆从事文学辅导工作。当时正值国家拨乱反正,大力恢复和发展国民经济时期,各单位都急需人才。惜才爱才的县委书记看中了他,要调他到县委办工作,并许诺特事特办为他解决家属的“农转非”问题。于是,高其友便去县委办上班了。县委书记并未食言,不久便为他办理了家属“农转非”。这在户口尚未放开的上世纪80年代前期,是多么令人羡慕啊!当县委书记提出要正式办理高其友的调动手续时,他却犹豫了。他对县委书记说:“你是党的干部,不可能在武胜干一辈子,你在武胜一天,我就协助工作一天,你若哪天离开武胜,我还是回文化馆从事我的文学事业吧!”县委书记为他的真诚和对文学的挚爱深深感动了,默许了他。往后,他又有好几次机会离开清苦的文化部门,到要害部门工作,但他都放弃了。回忆往昔,高其友一点都不曾后悔,他说:“自古有人辞官不愿做,有人漏夜赶科场。我的情趣和爱好都在文学事业上,文学之于我,犹如一座深邃厚重的青山,胸中自有青山在,何必随人看桃花!”
    高其友馨香的品德和高洁的志向,从他的文章里可见一斑。在“四人帮”把持文坛之时,文学作品都得按照他们的“帮规”创作,但高其友却仍然坚持自己的原则,始终从实际出发,把革命的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有机结合起来,他的作品颇具生命力。现在回过头去读他当年的作品,依然觉得亲切、有味。如《程夫人闹朝的启示》、《想起了马伯仲》、《金山难养腐败官》、《亮出正义的旗帜》等诸多文章,写得严肃认真,一丝不苟。高其友以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敏锐的洞察力,在日常生活中爱憎分明,挥斥方遒,激浊扬清。这种有感而发,有的放矢,心怀天下的写作态度映现出一个真正作家应具备的道德文化品性。《关于脸面》、《且说“小人”》、《用健康心态抗击非典》、《农民怎么了》、《杞人忧天别议》等,在关注社情民意及重大事件中找到写作的切入点,以各种行为准则和人心公道为标尺度量社会,鞭挞不良风气,纠偏不正之风,从思想意识形态方面告诉人们该做什么,不该做什么,给人反省,让人清醒。他自身也便成了新时代的谏议之官,笔耕不辍,不流俗、不媚俗,始终以一颗火热的情怀坚守着人类共同的精神家园。

    其心热:春风梳柳夜雨润花
   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,武胜连一个省作协的会员都没有。30多年过去,如今武胜的省作协会员已发展到9人。武胜的文学创作也在全国崭露头角。这与高其友等人30多年从事文学辅导工作有着莫大的关系。
    高其友同志是武胜县文学界德高望重的老师,引领武胜文学创作不断地向前进,实例就是本土文学创作者常有走出县、市、省,在大刊名刊发表、获奖和加入省市各级作协。
    在2008年退休前,高其友系武胜县文艺创作办公室主任。从调任文化馆文学辅导干部那天起,高其友就明白自己的工作性质,首先是辅导,其次才是自己个人的创作。他一直坚持以文艺刊物为阵地团结和培养文学新人。早期是油印刊物《武胜文艺》,后改为铅印报纸型,再后又改为刊型文学季刊《太极湖》。每改版一次,无论是形式或内容都有所创新,质量明显提高,以致后来在整个川东北片区都有一定影响,被评为广安市一级期刊。2009年6月,在县财政没有经费预算的情况下,他又多方筹集资金,创办了县作家协会会刊《龙女湖》。此外,他运用举办笔会、文艺采风、文学沙龙、小型座谈会、诗歌朗诵、文艺征文、文艺评奖等多种形式对全县作者进行辅导、指导,帮助他们开阔视野,扩大交流,提高实际写作水平。高老师的情趣和爱好都在文学事业上,他做文学辅导工作始终保持着火一样炽热的情怀。对待业余作者,无论基础怎样,他都表现出极大的真诚和热情,帮助他们看稿、改稿,为其排忧解难。在他如“春风梳柳,夜雨润花”般的精心扶持下,一批又一批文学青年迅速成长起来,有一大批作者加入了省、市作家协会,成为颇具潜力的创作骨干。

    访谈:
    咬定青山矢志不移
    记者:如今您已经退休,还会继续坚持创作吗?
    高其友:在物质化程度越来越高的社会中,精神家园的生存空间已被打压得越来越狭小。我们要认识到,文学就是时代的号角,也是民族精神的火炬。文学是我毕生的爱好,已经融入我的生命。虽然我已经退休,但是对文学的爱好不会停止,我依然会坚持创作。目前我的短篇小说即将结集出版,同时正在构思、创作一部长篇小说,相信不久将会和大家见面。
    记者:作为从事文学辅导工作30多年的老师,您对文学新人有什么建议吗?
    高其友:做文学切忌心浮气躁,要厚积薄发,耐得住寂寞,要有“为求一字稳,耐得半宵寒”的韧劲。不能浮光掠影,静下心来才能看到事物的本质。冷静观察,热心写作,笃定信念,方能做好文章。

    采访手记:
    谢绝浮躁静心创作
    虽然几十年如一日的文学辅导工作耗去了高其友相当的精力,但他的个人创作却从未停止,为世人留下了众多脍炙人口的作品。高其友的秘诀就是冷静观察、热心写作。“板凳要坐十年冷,文章不写一句空。”这句时常挂在高其友嘴边的话,发人深省。在物欲横流、人心浮躁的当下,能够静下心来创作,着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高其友的文学精神让人敬佩,值得我们学习。他告诉记者,他会一直坚守文学阵地,他家的大门也会一直为文学爱好者敞开。